兵團網首頁 頭條新聞 兵團聚焦 師團動態 援疆新聞 圖片新聞 兵團訪談 精彩畫報 國內新聞 專題直播 歷史 文學 學術 兵團人 領導報道集 評論
您當前位置:首頁/兵團人

知否知否,老軍墾曾這樣過春節

來源: 兵團日報 日期: 2020-01-26

編者按:過年,辭舊迎新,闔家團聚。

在這樣的日子里,許多老軍墾的家中都有一項充滿儀式感的活動:翻開一張張珍貴的老照片,給兒女孫輩們講述過去的故事。照片上穿著軍裝的戰士不再年輕,那一顆顆對黨忠誠的心卻從未改變。對于老軍墾來說,四五十年前的春節場景仍歷歷在目。那些春節故事里,有回不去的青春芳華,有創業奮斗的五彩斑斕,寫滿最樸實深沉的家國情懷。

老軍墾的付出無聲卻溫暖,他們堅守在這片為之奉獻出青春和熱血的土地上,一生無悔。他們的故事很小,卻很暖,讓我們不經意間就熱淚盈眶……

 

過年來碗漿水面

●車玉全

父親是甘肅天水人,在十三師紅星二場已生活多年。每年過年都有老鄉拜年,漿水面必不可少。

上世紀80年代初期,為了做好漿水面,母親需要早做準備。

開春后,母親滿山遍野尋找剛剛吐綠的苜蓿芽。將苜蓿芽用開水過一下,晾干后收集在一起。這可是投漿水的最好原料。

到了秋末,母親將菜地里的芹菜連根帶土挖出,栽培到盆中,放置在屋內。到了冬天,屋內的芹菜依然可以緩慢生長。

用芹菜投的漿水味道最香。

入冬后,母親將大白菜洗凈,用刀一剖四瓣,加入辣椒面、花椒、咸鹽。將放入調料的大白菜放置在缸中,讓其自然發酵。一周后,酸白菜就制成了,酸酸辣辣,味道爽口,是漿水面的標配。

冬至后,母親將不能留種的獨瓣蒜收集起來,剝皮后放置在瓷盤中。隨著根的蔓延,頂端冒出一點點嫩芽,臨近春節就有一尺長。長得綠瑩瑩的,為春節增添不少生機。這是留到春節時吃漿水面用的。有了蒜苗提味,漿水面味道別具風味。

過了臘月二十三,母親就開始投漿水。將白蘿卜切成細條,將白蘿卜條、干苜蓿芽投入開水中,待水再次燒開后倒入罐中。靜置放溫后將漿水節子(相當于發面的酵母)倒入罐中,攪拌均勻。蓋好小罐放置在炕上讓其自然發酵。三天后,漿水有略微的酸味。母親將屋內生長的芹菜苗掐下,燒制芹菜湯。再次將滾燙的芹菜湯倒入小罐,進行二次發酵。有了芹菜湯,漿水提味明顯,揭開蓋子都可以聞到淡淡的香味。

母親還會想方設法找一點芝麻、花生。將芝麻、花生仁放在平底鍋內烤制,直至散發出香味。用搟面杖將花生仁、芝麻輕輕碾碎。將大蒜剁成蒜蓉,青蔥切成蔥花。將配料一起放入辣椒面里,滾燙的熱油澆在辣椒面上,一碗香氣撲鼻的油潑辣子就做好了。

每年大年初三,老鄉都會來家里拜年。父親忙著調涼菜、炒熱菜,母親也不閑著,開始和面,做漿水面。吃飯的人多,需要和一大盆面。

一陣忙碌,七碟八碗擺上桌子,男女老少齊聚在一起過年。男人一桌,女人一桌,孩子一桌,家里不大的地方被擺得滿滿當當。屋內充滿了歡聲笑語。酒過三巡,女人們將桌子上的菜撤了,開始準備面食。一人搟面,一人燒制漿水,將蔥切成蔥花,用油熗鍋,倒入漿水燒開,舀入面盆中備用。

婦女分工協作,一人煮面條,一人調料。輕輕挑起幾根面條放入碗中,調制的人舀一勺漿水,放入蒜苗末、蔥花末、干芫荽,放一勺油潑辣子。湯色清淡如水,面條筋道細膩,碧綠的蒜苗泛著綠光、誘人的油潑辣椒油在碗中飄蕩。一碗上好的漿水面就做好了,色香味俱全。

過年吃大魚大肉后容易積食,誘發食欲不振。由于漿水面清淡爽口,是改善口味的美食。生活不斷變換著節奏,許多生活習慣都可以改變,唯有家鄉的漿水面讓人難以忘懷。

 

新衣新鞋迎新年

●尚新革

小時候,最盼望的是過年。每年除夕夜,我們姊妹四人睡下后,父母就會拿出早已準備好的新衣服、新鞋子,幫我們套在棉衣和棉褲外,疊得整整齊齊,擺放到床頭。

那時,父母在二師三○團陽霞煤礦上班,雖說父母都有工資,但除了養活我們姊妹四個,還要經常給遠在河南的爺爺奶奶匯錢,工資不高,養活一家人顯然有些吃力??蔁o論怎么節省,過年時四個孩子每人一身新衣服是鐵板釘釘的事。

母親心靈手巧,能裁善剪,于是,我們的新衣服,總是充滿驚喜。

記得我10歲那年的春節,得到的新衣是一件紅色金絲線的小褂。母親在小褂立領上鑲了一道細細的彩虹邊,左胸前精心繡上一朵黃色牽?;?。我按捺不住內心的喜悅,還沒到大年初一,就偷偷穿在身上,跑到同學家去顯擺。

那時候,礦上有戶五口之家,只有孩子父親一人工作,日子過得捉襟見肘。每年春節,別家的孩子都穿新衣,只有他家的孩子穿著夏裝改成的冬裝,要么用布條將短了一截的褲腿加長,要么在上衣底部接一圈布,就當給孩子們做新衣服了。

他家孩子的新衣服還有一個秘密,在衣服口袋夾層用布縫制了一個很大的內袋,用來裝花生、瓜子、糖。當時大家條件都不好,每當他家三個孩子去拜年,有的人家里盤子幾乎就空了,為此招致了一些家長的不滿,會埋怨幾句。而我父母則不一樣,每次這家的孩子到我家,父母都會隨他們裝。我說父母傻,父親語重心長地說:你以為那些孩子們心里好受嗎?那是日子不好過,趁著拜年,能攢些零食??!

很多年后,當我結婚生子,才明白了父母的良苦用心。他們用每年為我們準備新年服裝的方式,告訴我們:每一年都要以嶄新的面貌,迎接新的征程和挑戰,用自己的勤勞和奮斗,為家人創造出更加美好的生活和未來。

為此,我也像母親一樣,每年除夕,我都會將新衣服和新鞋子整整齊齊地擺放到孩子床頭,只為迎接嶄新的一年。

年初一,母親去接生

●蔣曉華

1975年春節,大年初一,母親過得挺有意義,一個小生命經過她那雙巧手來到了人間。

這已是母親在四師六十五團八連工作、生活的第7個年頭了。作為連隊唯一的衛生員,母親內外科兼修,婦科、產科、兒科、五官科樣樣都來,是一名全能醫生兼護士,很重要的一項工作就是接生。

當時我在連隊子女學校讀初一,我清晰地記得,那天天還沒亮,連隊職工王成林來到我家敲門,“李醫生,我老婆快要生了,疼得受不了?!蹦赣H答應著,匆匆起床,去跟前的連隊醫務室取了接生用的醫療器械,就去了王成林家。

當時八連有二百多戶職工,大人小孩700多人,我全都認識,全都能叫出名字,全都打過交道。從1969年到1984年,母親在八連工作整整15年,共接生了300多個孩子,全部活蹦亂跳,沒有出一例事故。

過了一會兒,母親回到家里做早飯,吃飯的時候,母親告訴我:“孩子可能要到今天晚上才能生下來,我守在產婦身邊,他們的心就踏實了?!边@話母親是微笑著說的,39歲的母親臉上流露出天使般的光彩。

母親在八連多受人尊敬啊。在樸實的八連人心目中,母親是他們的孩子來到世上見到的第一人,就是他們最親的人。我從小就是母親的得力助手,經常去鄰近的霍城縣蘆草溝公社幫母親買黃體酮等保胎藥物,至于抹紅汞、碘酒,我也全都在行。

那天,母親在王成林叔叔家待了一整天,果然如她所說,孩子是在當天晚上順利生下來的,是個男孩,全家皆大歡喜。

母親身上這樣的故事很多。連隊四川籍女職工劉春碧的女兒倪瓊告訴我,她弟弟倪軍是1975年3月27日出生的,我母親前一天晚上就住在她家,和她睡一張床,隨時觀察她母親的動靜。倪瓊說,我們家永遠都記得你母親的好。湖南籍職工歐陽春碧的兒子張浩然說:“那年的10月18日清晨,偉大的李醫生接生了我,感恩!”甘肅籍職工張伯劍的女兒張玉勤說:“聽我母親講過,我弟也是你母親接生的,好像是臍帶在脖子上還繞了三圈,是你母親解救的,從小常聽母親講這事,記憶猶新,從沒忘過?!备拭C籍職工楊彩香的女兒何慧平說:“我們家四個孩子都是李醫生接生的,永遠記得李醫生的模樣:一件干干凈凈的藍色上衣,齊耳的短發,整天笑瞇瞇的。全科醫生,民間大醫,八連人的福氣!”

40多年過去,2020年春節來到了,我翻開當年的日記,溫習母親的春節故事,再一次向已逝去十多年的母親宣誓,一輩子都要做母親這樣的人。

咸湖捕魚過節吃

●李春福 口述 肖良波整理

1958年,18歲的我在家鄉河南唐河報名支援邊疆建設,被分配到勝利十四場(現一師九團)十四連工作。

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團場物資缺乏。1970年春節臨近,連隊許多人寫信或是發電報給遠方的親朋好友,讓他們從家鄉郵寄些土特產來。我也寫信給母親,讓她寄點家鄉的熏臘肉來,她很快就寄來了。我和同鄉李書民關系好,便商量著,春節時,我和他們家一起過,他爽快地答應了。

離1970年春節還有不到一周的時間,李書民來找我,告訴我其他東西都準備好了,就差魚了,餐桌上有魚才能年年有余(魚)。

當時,團場沒有地方賣魚,想買魚也買不到。我想起連隊附近有一個咸湖,便有了主意,商量著和李書民一起到咸湖破冰抓魚。

我倆說干就干,找來一根長鐵絲,彎成一個大鐵圈,又找來廢紗窗綁在鐵絲圈上,做成捕魚網。把捕魚網綁在一根長木桿上,捕魚網就做好了。

趁著休息,我倆拿著捕魚工具來到咸湖,結冰的湖面上落滿了雪。

我在湖面上用斧頭砍出一個寬五六米的冰洞,把洞里的碎冰撈干凈后,便把捕魚網伸進去使勁攪動。

不一會兒,便見成群的鯽魚游出來,我把網伸進冰洞網魚。

忙碌近一天時間,我們捕捉到四條大魚,一水桶小鯽魚,夠春節時吃了。

回到李書民家,我們把魚全部剖完洗好,又把魚倒進一個大鐵盆子里,用鹽和佐料腌起來。腌制兩天后,把魚掛在涼棚里的鐵絲上風干。

除夕之夜到來,我們幾個同鄉帶著孩子們齊聚在李書民家,女同志給孩子帶個白面饃或一把水果糖,男同志抓把花生,帶把瓜子,湊在一起放在桌上,大家吃著糖果嗑著瓜子,說說笑笑,熱鬧極了。

這時,李書民在廚房里忙碌開了,我給他打下手。李書民讓我把小魚用油炸一遍,我找來一個盆子,舀了點面粉,打進去一個雞蛋攪拌均勻,再把小魚放進去滾一滾,放進油鍋里炸,炸得焦黃時撈出。四條大魚也炸一遍,用來做糖醋魚和紅燒魚。

忙碌近3個小時后,一頓豐富的年夜飯終于做好了,端上桌來,香氣四溢,李書民舉起酒杯勸大家喝酒吃菜。孩子們一人端個碗,盛得滿滿當當的,坐在床邊大口吃,小臉塞得像個包子似的。

李書民的妻子把油炸小魚分裝好,放在案板上,告訴大家:“我把油炸小鯽魚裝好了,走時大家帶回去,過年吃魚吉利?!?/p>

飯后,女人們唱起河南豫劇,男人伴唱著,一直玩到孩子們打哈欠了,女人們提著油炸小魚,抱著孩子回家了,男人們就著煤油燈打撲克??焯炝習r,男人們才散去。

一個春節 兩種味道

●趙寶玉 口述 吳永煌 整理

1968年秋天,16歲的我被父親從老家接到農七師車四場果園隊(現七師一二八團林業站)參加工作,和李松林、葉富康、賀傳奇、高元天4名支青住在一間集體宿舍里。

1969年除夕,大伙兒突擊剝完棉桃,回到宿舍。

“今天是除夕,咱們得吃個年夜飯?!崩钏闪謱Υ蠹艺f。

“我來分工?!崩钏闪终f:“寶玉你回家去拿點油鹽醬醋,葉富康騎自行車去六連弄點土酒來?!?/p>

“連鍋都沒有,整什么?就整油鹽醬醋???”葉富康疑惑地問。

李松林說:“老賀那里有鍋有雞。剝棉桃時,我跟他說好了?!崩腺R就是賀傳奇。

下午,我們幾人關著門,圍坐在冒著熱氣的爐子跟前,生怕雞肉香味浪費似的,美滋滋地聞著鍋里冒出的香味。

突然有人敲門。李松林警覺地把右食指豎在嘴唇上,大聲問道“:誰呀?”

“通知你們宿舍的人,晚飯都到食堂集合!”我們聽出是指導員蘇寶倫的聲音。

我們以為會有聚餐類的活動,拿著飯盒,哼著歌往食堂走,一路上美滋滋的。

食堂里已經站了很多人,只見一臉嚴肅的蘇指導員拿著紅色語錄本念了起來,接著宣布:今天的年夜飯是“憶苦飯”.我領到一個黑黑的蘿卜纓子窩窩頭,還有一碗白菜葉子湯。在那個年代,這不是普普通通的“憶苦飯”,而是一堂“政治教育課”.

回到宿舍后,只見賀傳奇的床上放著一盆雞肉,冒著熱氣,香氣撲鼻,旁邊還擺放著花生米。李松林舉起酒杯,對大家說:“都高興一點,不要想家,咱們就在這里吃一頓年夜飯?!甭犃怂幌?,我心里一熱。

酒過三巡,有人敲門。

我開了門,蘇指導員背著手走了進來,一副嚴肅的樣子說“:你們還真以為我下午沒有聞到味道呀?”

大伙兒目瞪口呆。蘇指導員從背后拿出一包東西,對我們說:“過年了,開心點。今天是寶玉到我們單位過的第一個年,我和你們一起過。這是你們嫂子讓我拿來的餃子?!蔽乙娛秋溩?,口水都流出來了,伸手就抓了一個,頭一揚,嘴大張著,扔了進去。蘇指導員高興地說,“吃吧!餃子就酒,年年都有?!?/p>

大家有說有笑,吃著喝著……一個春節,兩種味道,在農場過的第一個年令我至今難忘!

一鍵分享:
責任編輯:李雪
  • null
  • null
  • null

新公網安備 65010302000043號

张豹配资